2014年05月21日

兜揣小药丸 手拿血压计

  退休后的张玉芬比上班的时候还要忙,每天手里拿着听诊器和血压计,走街串巷、楼上楼下为退休人员量血压、听心脏、上药、换药,帮助瘫痪病人按摩、讲家庭护理常识……

  张玉芬原是双丰大队卫生所的乡村医生,1985年,因占地招工进入一汽总医院工作,担任护理员。从担任乡村医生起,张玉芬的兜里总是揣着复方丹参滴丸等小药丸,包里总是带着血压计、听诊器。这个习惯,一直延续到现在。

  张玉芬所居住的一汽19街区是个老街区,居住的大多是老年人,离医院较远,老人到医院看病来回不方便,就是量个血压也得到处找卫生所。因为都是老邻居,知道张玉芬在医院上班,经常有邻居找她帮忙,量量血压,听听心脏。

  因为高血压需要定期测量,张玉芬为100多位高血压患者建立监测档案,监督用药、随时提醒患者,方便患者及时到医院就医。街区内的楼房都是上世纪十年代的老式建筑,没有电梯,张玉芬每天都要为二三十位老年人测量血压,经常从这个单元的三楼下来,就进入下一单元的四楼,在各楼栋之间、单元之间穿行。如果发现哪位老人血压有问题,当天晚上和第二天早上还会再来测量。张玉芬说:“我没有跳过广场舞,也没有其他锻炼方式,对于我来说,爬楼梯就是锻炼,只要每一位老人都健康,对我来说就是最开心的事。”

  街区内老人的身体情况,张玉芬都了如指掌。尤其是孤寡老人和独居老人,是张玉芬平日里重点照顾的对象。

  钱桂芹老人,因为高血压伴随尿毒症住院,老伴去世早,几个孩子都不在身边,自己又不能动,住院好几天没换过衣服,没好好洗过脸,就更别提洗澡了,张玉芬第一次来医院看望,钱桂芹老人说都挺好。

  第二次,张玉芬去医院看望的时候,发现钱桂芹还穿着住院时的那套衣服,就问:“天这么热你没换换衣服啊?”原来是钱桂芹老人没有衣服换,于是张玉芬立刻到医院附近的超市给钱桂芹买了一套换洗衣服,又给她洗头、擦洗身体。从那天起,张玉芬每天来医院帮其洗衣服、擦身子、理发,还把饭菜端到床前。有一次,钱桂芹想吃羊肉馅饺子。第二天,张玉芬就把热乎乎的羊肉馅饺子端到了钱桂芹面前。就这样一连侍候了近半个月,直到其出院。每每说起此事,钱桂芹老人得泪流不止。

  张玉芬家里经常做包子、饺子,不是家里人多么爱吃,而是张玉芬经常送包子、饺子给街区内的孤寡老人。每年大年三十,张玉芬家里总是早早就开始包饺子,还要包好几种馅的,晚上的时候,把热乎乎的饺子送到街区孤寡或独居老人的餐桌上。

  多年来,张玉芬在帮助老人测量血压的同时,经常陪老人聊天,有的老人把张玉芬当女儿,当朋友,心里有事也愿意和她说说。

  一位名为程福有的老人,已经卧床近十年,张玉芬经常为他量血压,按摩的四肢。一年冬天,张玉芬到程师傅家,发现程师傅有点不太好,边量血压边和程师傅唠嗑,老人说出了一个心愿,“儿女不用操啥心,我可以放心地走了。可不知咋的这几天老想吃一口吊瓜汤泡饭。”家里人也知道他想吃吊瓜汤,也想给做,但是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,这种吊瓜夏天秋天都少见,这冰天雪地到哪去弄?因此,老人的心愿一直没能得到满足。

  张玉芬心想:“不管怎么样,一定得让老人吃上这一口。”她一口气跑了三四家市场,有的讲:“还真听说过吊瓜,可没见过。”有的说:“从来没卖过。”

  寒冬腊月到哪去找呢?张玉芬一下子想到了农村老家。走出,北风嗖嗖夹着小雪花,打在脸上像是刀子扎,张玉芬不顾天寒地冻,乘公共汽车去了一趟农村老家。连着问了三四家老邻居,都没有吊瓜。她一家挨一家地找,最终在偏远的一农户家找到了“宝贝”吊瓜。像是得了一块金子似的,张玉芬谢过人家,怀抱着吊瓜往回赶。

  “这可太好了!太好了!”程家人乐得合不上嘴。打皮、洗净、切片、火炒、放汤……当程师傅吃上热乎乎的吊瓜汤泡饭的时候,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第三天老人就离开了……

  1949年出生的张玉芬,今年已经68周岁,已是位两鬓斑白的老人了,但却是很多老人的小张,是他们的主心骨。

  退休多年的张老师,有一个女儿在外地,爱人去世之后,家里就没啥人了,生活单调、孤独,张玉芬就经常到她家看望。一来二去,开工资、存款、买药、买菜,大事小事离不开张玉芬。去年冬天的一天,整整下了一天的雪,张老师吃过晚饭后早早就躺下了,睡到半夜突然被哗哗水声惊醒。睁眼一看,不好!屋里满地是粪汤,地漏和大便器还在继续往上返呢,张老师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她第一反应就是快给小张打电线点多了。张玉芬被电话吵醒,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好,三步并做两步,深一脚浅一脚地跑到张老师家。进屋就通下水道,皮搋子左抽右抽,费了老大劲,下水道通开了。她又跟张老师清理粪便污水,找来刷子抹布,又是冲又是刷又是擦,等到把地上干净,天已经快亮了。

  张玉芬的手机从不离身,24小时开机,老人们无论什么时间,什么事情找她,她从不说“不”,随叫随到。

  曾有一位老人在弥留之际,手里捏张纸条儿,上写:“我走了,请张玉芬料理。”这是何等的信任!多年来,张玉芬送走了多位老人。

  芳患有多发性脑部胶质瘤,丈夫三十几岁就患了直肠癌,尽管做了手术但效果也不是太好,有病能挺就尽量挺着不去医院,还有一个正在上高中的女儿。了解到这家的情况后,张玉芬找到社区,为这个家庭办了一个特殊的家庭低保。

  2016年春节,张玉芬为了让芳家也欢欢喜喜过大年,自己掏钱给他们家买了新枕巾、新床单、新袜子,还给芳买了一条保暖裤,当她把这些崭新的用品送到芳手中时,芳眼里噙着泪水说:“我已经很长时间没买过这些用品了。”

  后来芳因为脑瘤的影响视力模糊,一天三餐都不能做了,爱人的病也越来越重,家里的亲戚看到这种情况也为力。张玉芬每天换着样的给他们家送饭,今天是饺子,明天是包子,后天是热乎乎的小米粥。在芳病危的时候,张玉芬几乎是整天守候在她身边,临终前虽然什么也看不见,但她的手却久久握着张玉芬的手不肯松开。

  张玉芬帮忙料理后事,又马不停蹄跑到社区开证明,跑殡仪馆办理免费存放、免费火化、免费骨灰盒等等一切事宜。所有的事都处理完张玉芬又为其上学的女儿办理特殊学生低保待遇,一切都办理得妥妥当当,张玉芬才松了一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