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05月21日

化脓性汗腺炎治疗迎来新希望

  这不仅让患者感到低落,对于医生来说也是一项不小的挑战。因为迄今为止,HS仍是一种易于诊断,却难以治疗的疾病。

  25岁的律师戈曾患有一种“难以启齿的病症”,她的腋下和腹股沟都出现了“奇怪的脓肿”,这些脓肿不仅带来灼痛,还产生难闻的气味而脓液如果浸在衣服上,就不要想轻易洗掉。更糟糕的是,旧的脓肿愈合后新的又长出,身体上留下的瘢痕,“似乎永远也好不了”。

  这是一种被称为“化脓性汗腺炎”的疾病。据一项数据显示,美国因化脓性汗腺炎住院的患者每年超过2000人,其发病年龄为10~59岁,在20~34岁的人群中患病率更高。有数据称,大约200万美国人在其一生中,都有患化脓性汗腺炎的可能。

  化脓性汗腺炎(HS)是一种顶泌汗腺慢性化脓性炎症,女性好发于腋窝,而男性更常见于腹股沟和肛周。其临床特征为反复形成的脓肿,初为红色坚硬具触痛的结节,随后出现波动、破裂、化脓、窦道形成和出现瘢痕,皮疹愈合后又会出现复发的皮疹,致使病程迁延。

  对于患者而言,身体上的痛苦是首当其冲的。一项法国的研究显示,HS病人的疼痛指数达到4.1(0代表毫无疼痛,10表示极端剧烈的疼痛);而其疼痛的形式也相当多样:烧灼痛、痛、撕裂痛、切割痛、锐痛、抽痛、腐蚀痛、绷紧痛等等。

  由于化脓性汗腺炎多发生于青年和中年妇女(可能与女性汗腺较发达有关),对于这些女性来说,即便皮损部位的瘢痕可以被衣服所遮盖,但脓肿所产生的恶臭却无法,而衣服上的脓液污渍也常常让她们尴尬不已。羞耻、尴尬、自卑,让她们对的评估逐渐降低,并由此回避人际交往。

  的一项调查显示,在所有的皮肤病当中,HS患者的“皮肤病生活质量指数”(DLQI)最低。于此同时,患者的抑郁指数也高于其它皮肤病患者,因为这个疾病带给他们的除了疼痛、羞耻以外,还有对病程根本无法控制的沮丧心情。

  这不仅让患者感到低落,对于医生来说也是一项不小的挑战。因为迄今为止,HS仍是一种易于诊断,却难以治疗的疾病。

  自1839年首次报道以来,因其病因与发病机制不明,迄今为止国际上尚无获批的HS标准治疗方案。直到2006年,才在HS基金会的支持下.于召开第一届国际化脓性汗腺炎研讨会,达成一些共识。

  抗菌药物被大多数临床医生选择作为最初的治疗方法。在外用抗生素里,克林霉素是较为合适的药物,但它虽能明显减少脓肿和脓疮,但对炎性结节无效。此外、四环素、氨苯砜也被用于临床试验,效果却并不优于克林霉素。

  也有研究者尝试用异维A酸治疗,效果却令人失望,因为大多数患者不能耐受药物副作用,或治疗无效,仅少数患者获得缓解。

  口服糖皮质激素有一定疗效,一般皮损在应用初期可获得明显改善,但受副作用不能长期应用,只能用于突然发病时的治疗,而其停药后很快会复发。

  免疫剂、神经毒素、非甾体类抗炎药等也被用于治疗HS,但要么为临床个例仍需进一步研究;要么是在停药后复发;要么干脆治疗失败。

  在众多药物中,单克隆抗体算是表现优异者。阿达木单抗和英利昔单抗都分别被证明有效,并令其“皮肤生活质量指数”(DLQI)有较大改善。但也有报道称,英利昔单抗治疗前三个月效果满意,但此后改善逐渐降低。

  一旦你所患的疾病被打上“疑难杂症”的标签,这种无助感几乎令人感到。不过好在,艾伯维的相关药物研究依然在进行,该公司的阿达木单抗目前已进入三期临床试验阶段。

  *目前对化脓性汗腺炎的临床分期,主要根据Hurley所分的三期:Ⅰ期:单一或多发肿胀形成,无窦道或瘢痕;Ⅱ期:一个或更广泛的复发性脓肿,伴窦道形成和瘢痕;Ⅲ期:整个病损区均有多发性相互连接的窦道和脓肿。

  以前不知道怎么表述银鱼的奇特,现在这张照片终于帮我解决了这个问题。...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