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05月21日

杀妻藏尸案开庭 事发前丈夫曾买壮阳药摄像头

  2015年2月,杨俪萍发了一条微博:“前几天微信删了,找我就短信或者电话,也不知微博活着的人有多少,女性随时OK,男性有被删除的,在未来的48小时,微博也要战败了,开始陆续删人,这不是演戏,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。”

  杨俪萍的每一次朋友,朱冬都会参加。杨俪萍大学室友对他的印象是“人长得挺清爽,话不多”,但因为他不喜欢妻子与一些朋友多来往,她们只能用微博聊天。

  2016年5月28日,杨俪萍与朱冬结婚。当天,没有精致婚纱照,没有雪白婚纱,没有婚庆,没有司仪,只有6桌亲友宴席。

  一切皆是出于对男方家境的考虑,杨俪萍穿了件白色蕾丝长袖和一条破洞牛仔裤便做了新娘。

  “不能说反对,但是有意见的。女儿说他家境不好,拿不出那么多钱,如果反对女儿要不高兴。”杨敢连最后只好和女儿说,这是你自己选择和接纳的,以后不要怪我们父母。

  婚后,杨俪萍最明显的改变是生活习惯。以前讨厌大蒜这类有刺激性味道的食物,在婚后家庭聚餐时,她开始跟着朱冬吃了。爱打扮的她也一改时髦风格,每次与家人见面都穿很休闲的运动卫衣卫裤。但见面也在减少,用微信联系家人次数不多,朋友圈也很少发,朱冬婚后对她的管制更严了。

  杨俪萍的工资加一些补课收入,每个月有一万元左右,再加上朱冬当百货公司陈列员的四五千工资,家庭月收入并不拮据。

  “一般小夫妻过过日子可以了,但为什么日子过到后面,俪萍还向她同学借钱了。”杨俪萍的表姐后来才知道,朱冬用钱挥霍,表妹一直在帮他还赌债和卡债。

  杨俪萍家阳台的铁架上,摆放着十余个大大小小的玻璃盒,几乎占了一面墙。那是冷血动物的家。

  这些蜘蛛、蜥蜴、雨蛙、蛇都是朱冬养的,并安装了摄像头观察。杨俪萍喜欢狗和猫,但也爱屋及乌照料着,还用微距镜头记录在微博说“微距拍小东西线日晚间,杨俪萍在微博上发了一张配文“~”的照片,画面里是一个男人的手握着镊子给蜥蜴喂食。